前妻撩人
安远公子 作品

第1章:她怀了他的孩子

    年关将至,天空飘着雪花。

    姚歆蕊从医院回来,想了想,还是将刚刚拿到的验孕单揣在了口袋里,往家里走去。

    她可爱的小脸上露出了两个梨涡。一会儿她要给老公一个惊喜。

    她跟封世爵结婚三年一直都没有孩子,这一直是她的心病,现在终于好了。

    一切都会好起来的,她在心中为自己打气。

    一想到封世爵听说自己有了宝宝后高兴的样子,她忍不住有些小期待。

    只是,当她走到玄关处,却发现自己的行李被胡乱的扔在那里。

    姚歆蕊快速地奔进大厅,在看到沙发上那对纠缠的二人之后脑子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那洋溢着幸福的脸上,笑容不在。

    只见女子柔媚的身子坐在男人的大腿上,双手环着脖颈,吻的难舍难分。

    而男主角,竟然是她的老公。

    面对她的打量,封世爵毫无顾忌,又吻了片刻,这才松开,就这么搂着女人的腰肢,毫不在意她的目光。

    封世爵从来都拥有着一张令所有女人疯狂的脸,高挺的鼻梁,深邃的五官,尤其是那双精锐的眸子,恨不得让女人溺死在他的眸中。

    只是此刻那对她从来都盛着柔情的眸子里面一片冰凉。

    姚歆蕊盯着她腿上的女人,这才注意到,这女人竟然是她的闺蜜尤若琳

    脑袋像轰然炸开了,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。

    为什么会是她,她们是最好的朋友啊

    她眼含着泪。

    果然婚姻的侩子手十有八九是闺蜜,以前她觉得可笑,现在却觉得是真理。

    她想要开口问些什么,却发现声音像被卡在喉咙里。

    质问他们做什么显然已经一目了然。

    可是,她还是存在着一丝幻想,不想相信眼前的事。

    “你们一定是骗我的对不对这一定是个误会对不对”她的声音沙哑,隐约可以听出泣声。

    这时,坐在封世爵身上的尤若琳转过向她看来,那绝美的脸上,嘴角挂着一抹得意的笑容,“姚歆蕊,既然你都知道了,那我就没必要隐瞒了,其实我跟世爵已经在一起很久了。”

    她嘲笑着她的单纯和无知。

    “很久了”

    她居然一点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这还要谢谢你,要不是你,我也不会认识世爵,和他相爱。”她娇媚的看着封世爵一眼,身体向他靠了上去。

    相爱如果他们相爱,那她算什么

    “够了我不听小三的话。封世爵,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。”姚歆蕊冷声道,目光死死地盯着封世爵。

    “事到如今,你问这些还有意思么”他眼中没有半分愧疚,将一份离婚协议递到她面前,“签了它,我们好聚好散吧”

    “好聚好散当初你跪在我面前求我嫁给你的时候,你怎么不说好聚好散”

    她的心中,还存着念想,或许,这其中有什么误会,世爵不会是这样的人,如果他真的喜欢尤若琳,当初她们两人是闺蜜,他怎么追的是自己。

    “封世爵,告诉我这到底是为什么”歆蕊大声逼问道。

    封世爵眉头蹙起,看向女人的目光有些复杂,转瞬间却又狠下心肠。

    这时,只见尤若琳走过来,挡在了她和封世爵之间,“你想知道为什么那我告诉你,因为当初你爸说只要娶了你,就会帮世爵的公司度过难关。”

    姚歆蕊目光看向封世爵,却见他低着头,看都没有看自己一眼。

    这时,歆蕊才真正意识到,这一切都是骗局。和自己结婚三年的丈夫,根本没有爱过自己。

    她的心仿佛被人狠狠扎了一下,痛得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或许是被盯得不耐烦,封世爵站起身来,将离婚协议递到她的面前:“把它签了,这套房和外面的车都是你的,我们好聚好散,否则你什么也得不到”

    看着他心意已决的神情,仿佛对过去的夫妻感情没有半分留恋,歆蕊的心仿佛快要死掉了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”姚歆蕊甩开被他钳制的手臂,含着泪大声问道,身体颤抖的仿佛风中的落叶。

    “我爸被双规了,我现在已经没有利用价值,所以你迫不及待要和我离婚对不对封世爵,你这个混蛋”她胡乱臆想着。

    封世爵闭了闭眼,紧接着说:“随你怎么想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伸手扯过姚歆蕊的手,作势就要强迫她签字,脸上满是决绝。

    歆蕊挣脱开封世爵的手冷笑道,“我不签,我说什么都不签想要我成全你们这对狗男女,不可能,除非我死”

    封世爵闻言,原本还有些淡漠的脸庞突然激动起来,双眼血红地看着姚歆蕊:“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”

    姚歆蕊被吓的不轻,眼中满是心碎。

    结婚三年,他从来没有对她吼过一下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,到底是掩饰的太过,还是她陷得太深没有发觉。

    封世爵又想来拉姚歆蕊,她反应很快地从他的桎梏中挣脱出来。

    最后望了一眼他,姚歆蕊冷笑道:“封世爵,就算你对不起我,但是我现在还是封太太,我不会离婚的,不是舍不得你,是我绝对不会成全你们”

    说完,转身一口气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不知道走了多久,泪水已经迷蒙了双眼,姚歆蕊根本看不清眼前的路,迈到了车道上,她没有注意到迎面而来的车子,更来不及闪躲,一下子倒在地上,失去了直觉。

    阳光透过洁净的玻璃窗照到了洁白的床单上。

    歆蕊睁开了眼睛,一把拉住了医生的手。

    “医生,我的孩子怎么样了”担心车祸会对孩子造成影响,她紧张的按着小腹。

    医生在为她做检查,看见她那么紧张,翻看着检查记录说:“你的孩子目前没事。不过你有一些轻微的脑震荡,需要观察一天。”

    歆蕊这才松了口气,躺回床上休息。

    宝宝,还好你没事你放心,妈妈以后不会再鲁莽,一定会好好保护你。

    她的脸上满是初为人母的幸福。

    这时,只见身着紫色旗袍的程焕月带着家里佣人,气势汹汹的走进了病房。

    他身后,尤若琳正慢悠悠的跟着她。

    一进病房,他们就把她在封家的东西丢在地板上,然后把一份离婚协甩在了她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签了它,净身出户以后别再缠着世爵了”

    她藐视了歆蕊一眼,没有问过一句她的伤势,仿佛她根本不是她的儿媳妇。

    歆蕊心寒着,冷声道:“是封世爵先出轨,凭什么要我离婚”

    程焕月鼻下发出一声轻嗤,睨了她一眼说:“你不肯离婚,不就是想要世爵的钱吗你说吧想要多少”

    歆蕊摇了摇头,“我不要钱,这是我们夫妻的事。就算要离婚,我也只和封世爵一个人谈。”

    见程焕月说不动歆蕊,尤若琳带着胜利者的微笑走了上来,强行拉着她的手,按在自己小腹上。

    “歆蕊,其实这件事我本不想告诉你,可是不告诉你又不行,其实我已经有了世爵的孩子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”

    歆蕊瞪大了眼睛,不敢相信她的话。

    她还没来得及告诉丈夫和婆婆自己怀孕的消息,小三却已经登堂入室找上门,告诉她怀孕了,和婆婆串通一气逼她离婚。

    这还有天理吗

    “是啊反正你和世爵在一起也没有孩子,还不如现在早点离婚,你还能找个人再嫁了。”

    婆婆好心劝着她,嘴上说是为她好,其实是在为自己儿子考虑。现在她没有利用价值了,还不如让封世爵重新再找个女人。

    “封世爵也是这个意思吗因为我没能给他生孩子,所以才要和我离婚”歆蕊心如死灰的问。

    “世爵是怎么想的,上次你不是已经听得很清楚了吗”尤若琳讽刺的说。

    她不想离婚,是因为她对封世爵还有感情。可是一个搞大了小三肚子的男人,一个拈花惹草和妻子闺蜜搞在一起的男人,还值得原谅吗

    程焕月见歆蕊还在迟疑,上来拉住了她的手,“你别犹豫了,快签吧”

    “放开我”

    歆蕊不喜欢被人拽着手逼迫,猛地甩开了手。

    没想到,程焕月一个没站稳,肩膀撞到了墙上,疼得龇牙咧嘴。

    “你居然敢打我你还有没有当我是你婆婆”

    她根本没有这个意思,是她自己冲上来拽她。

    然而,门口的封世爵却不相信。

    歆蕊转过头,看到封世爵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病房前,那曾经对她一往情深的眸子此刻一片冰冷。

    程焕月一步上前拉住了他的手臂,很快就掉下两滴眼泪,“世爵,你看她竟然打我,我可是她的婆婆”

    她想解释,可是解释又如何事实摆在眼前,以他的智商不可能看不出程焕月在演戏。

    于是,她等着看他怎么说。

    “和我妈说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不管她有没有错,封世爵都在帮着婆婆。

    歆蕊的一口气堵在心里,泪眼看着封世爵,“难道你就用不问清楚原因吗你到底有没有爱过我”

    封世爵冷厉的眸子射出两道寒光,对贴身助理吩咐道:“简成,打电话叫警察来,告她蓄意伤人。”

    简成在他后面打着电话。

    歆蕊上去跳起来想抢走简成的手机,却被封世爵一把推开了。

    “封世爵,你到底想怎么样我到底做错了什么”

    “签了它。”他眼中没有半分往日的情分,将一份离婚协议递到她面前。

    之前她还期望封世爵是有什么苦衷没有办法说出来,现在看来是她想太多了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不肯呢”

    “那我那一百多人的律师团,一定会告到你坐牢为止。”

    如果她不再爱她,拿她再占着封家少奶奶的位置也没有意思。

    歆蕊拿过离婚协议,颤抖着小手签好了,递给了封世爵。

    “你们立刻给我滚”

    那一刻,她看见了尤若琳脸上的得意。

    她在心里发誓,总有一天她要一并讨回来。